申博sunbet官网

陈景峻出面证实辞去北农董座,因为不愿再当夹心饼乾。

「市场处针对北农违法必须监督,都是由市场处处理,我是副市长又要去监督董事长,我是不是角色冲突,可是中间产生很多枝节,这样对市长产生伤害,也对农委会产生伤害,对中央民进党也会产生伤害,农产运销公司变成政治角力场所,这是我所不乐见的。」── 台北市副市长 陈景峻

说早就请辞4、5次都被慰留,但不想让北农成为政治角力场域,强调如果继续做下去,市府、农委会、民进党与自己都受伤。

陈景峻原本要做民进党和柯P之间桥梁,但先因吴音宁拒绝到议会备询,再有第一果菜批发市场改建案冲突,他连带被K得满头包,心力交瘁。

被问到这次请辞跟吴音宁有无关係?陈景峻回没有关係,「我对她非常好耶,我还苦口婆心找她说,议长已经讲话了,一定要来议会,不来议会你会受伤,吴音宁个人造业个人担,她如果认为不来议会,认为是对的就自己担。」

虽然说请辞跟吴音宁没有关係,但话语间就是不想再扯上关係。民进党议员更说决定下的太晚了!

陈景峻辞北农董座 否认与吴音宁有关
台北市议员(民)颜若芳。

民进党台北市议员颜若芳表示,「他的职务或是工作上,我觉得他早就该请辞,在这个上面他其实他是做政治上的处理,他是断尾求生,救柯文哲在北农这一关。」

蓝营反而质疑陈景峻,辞北农但仍当副市长,是彻底向柯靠拢,因为白绿决裂,沟通桥梁似乎也用不着了,一场请辞不同解读。